吊带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吊带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马连山系列之老尸[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6 00:45:04 阅读: 来源:吊带厂家

一大早,村里的养鱼大户田桂生慌忙的跑到了连山叔的家里,急切地敲响了连山叔家的大门。此时连山叔正在院子里做木匠活。听到敲门声便走了过去,打开了大门。“二哥,出事了,快跟我去看看吧!”连山叔在我们村本家里排行第二,所以同辈份比他小的都习惯叫他一声二哥。连山叔看对方语气很急切,知道可能是出大事了,也就没再多问,只说了一句:“走!”随后他就锁了门,跟在田桂生后面往出事的地方赶去。

等到了地方,那里已经围满了人。地上摆着一口棺材,棺材盖已经被打开了,周围的人群在那七嘴八舌的议论着。原来田桂生因为最近赚了不少钱,就想再挖一个鱼塘好扩大养殖的规模。今天天刚亮便带着一辆挖掘机来到了事先选好的地点开工。结果挖着挖着,挖掘机的铲子似乎碰到了木头一样的东西。除去盖在上面的泥土,才发现是一口棺材。因为好奇,田桂生就把棺材的盖子给弄开了,这一打开不要紧,却发现里面正躺着一具穿着古代官衣的古尸。这具古尸并没有完全的腐烂,它的身上覆盖着一层干皱的皮,嘴里两颗獠牙微微外漏,指甲也有三寸多长,更诡异的是,它的额头上贴着一张怪异的黄色符纸。田桂生看到棺材里的情形就知道要出事了,他也没想到会挖出来这么个玩意,于是就赶紧跑去把连山叔给找了过来。连山叔凑近棺材看了一眼,便知道了事情的大概。他当着众人的面说道:“里面的东西谁都不要动!来几个人跟我把棺材先抬到祠堂去,改天择个几日,给它找个好地方再埋了。”这时,从人群里走出来了几个壮实的汉子帮忙抬起了棺材。

到了祠堂,连山叔让人把棺材放到中间的位置,然后再在棺材前面放了一盏油灯,一只香炉。连山叔又用墨斗把棺材围了几圈,布了个困尸阵,以防万一。布置好以后连山叔就去选地方,准备择日再把这口棺材埋了。祠堂的位置很偏,附近根本没有人家,所以平时也没什么人,只有到了拜神祭祖的时候,才会有人来添些香火。这天傍晚,两个人偷偷摸摸的溜进了祠堂。这两个人一胖一瘦,胖的叫二胖,家住在村东头,瘦的叫六子,住在村西头。二胖长的憨厚,胆子也特别小;六子则是贼眉鼠眼的,在在村子里没少干坏事。俩人是从小玩到大的发小,所以有什么事六子总会拉上二胖。白天他们两个人也在现场,六子那双贼眼早就盯上了棺材里的那些陪葬品,还有尸体手上戴着的玉扳指。二胖本来不想来的,但是听六子说能弄到宝贝,就硬着头皮跟了过来。再憨厚的人也压不住心里的贪念。

天色渐晚,祠堂里静悄悄的,两人蹑手蹑脚地走到棺材旁。棺材前的那盏油灯摇曳着幽蓝色的火头,香炉里的香已经燃尽了,但是那种独特的味道仍然弥漫在空气中。“六子,我有点怕!”二胖的声音有些颤抖。“你怕个球,都死了几百年的东西有什么好怕的。”六子压着声音骂道,“赶紧干活!” 二胖从腰间抽出一把匕首,慢慢的摸索着系在棺材上的墨绳。 “噌”的一声,一根墨绳被割断了,随后又接连响了好几声。处理完捆在棺材上的墨绳以后,两人费力的把棺材盖抬了下来,轻轻的放在了地上。由于怕被发现,他们连手电都不敢用,只能摸黑的找陪葬品。幸好六子脑筋灵活,棺材里陪葬品放的位置他大概都记得。不一会儿他就把棺材里的陪葬品拿完了,最后只剩下那件戴在尸体手上的玉扳指了。“二胖我来按住尸体的手,你力气大,你把那个玉扳指给撸下来。” 二胖“哦”了一声便开始在棺材里摸索着,找那只戴着玉扳指的手。他摸了半天才摸到,随后用手指捏住玉扳指使出吃奶的劲往下拽。可能是年代太久远了,扳指已经和那尸体的手指粘在了一起,二胖拽了半天也没拽下来。就在这时一声凄厉的猫叫从后面传了过了,二胖被吓得腿一软,便扑倒在那具尸体上。“赶紧拽啊,怎么不使劲了!”六子催促道。二胖在尸体上趴了半天,见并没有什么危险,便长长的吐了一口气,准备爬起来。他这一吐气没成想把尸体额头上贴着的符纸给吹掉了。二胖还没来得及站起来,一双手就掐住了他的脖子,那双手长长的指甲深深地插进了二胖的肉里,二胖疼的一顿乱抓,想把那双手给弄掉,可是那双手掐的太死了,他怎么弄都弄不掉。突然那具尸体抬起头猛的抬起头一下咬住了二胖的脖子。二胖一声惨叫,挣扎了半天,随后便一动不动了。“二胖,你怎么了?”六子听到二胖的叫声,也是心里一惊。祠堂里黑咕隆咚的,他什么也看不见,只好在黑暗里慢慢的摸索。突然他感觉到背后有动静,连忙转过身来。

黑暗中一双绿油油的眼睛正紧紧的盯着他。六子脑子里刚闪过逃跑的念头,那具尸体就扑了过来。

第二天早上连山叔带人过去的时候,才发现二胖和六子都死了,棺材里的尸体也不见了。他们的血都被吸干了,成了两具干尸。接着又有村民过来告诉连山叔,昨晚好几家喂的牲口都被什么东西吸干了血死了。连山叔处理好祠堂里的两具干尸以后,便带着几个胆子大的村民去找那具古尸。一直到深夜,才在一个废弃的矿洞里发现那具古尸的踪迹。连山叔用墨绳编了一张网,让那几个村民各拽一角在洞口等候,他自己一个人进把那具古尸给引出来。那具古尸正躺在矿洞里,一闻到人味便蹭的一下站了起来。连山叔找到它的位置以后立马和它缠斗了起来,他边打边退,慢慢的把那具古尸引向了洞口。只听连山叔大叫一声“来了!”电光火石之间,那几个村民连忙用网裹住了那具古尸。墨绳缠在古尸身上直冒火花,那具古尸挣扎的了厉害,两只手到处乱插。有个村民可能是胆小,被吓的突然松了手。古尸趁机挣脱了墨网,朝着前面的一个人扑了过去。那人躲闪不及被古尸一下扑倒在地。那古尸张开嘴就想咬上去,这时,连山叔不知从哪找来一根木棍,一下子塞到了那古尸的嘴里。随后他一个翻身压在了古尸身上,然后一个侧翻把古尸带到了旁边,让那个被压到下面的村民好脱身。

那具古尸被连山叔制住了,想起身却起不来,只好用两只手在空中乱抓。“快过来按住它!”连山叔连忙招呼那几个村民过来帮忙。连山叔腾出手来便从兜里掏出一道符来,随后他念叨了几句将符纸贴在了古尸的额头。古尸这才停止了挣扎,安静了下来。为了不让它再祸害人,连山叔只好派人到村里拿来了汽油,一把火把它烧了。听那几个村民讲,那具古尸吸了人血之后皮肤变得十分光滑,烧起来滋滋作响。

短篇鬼故事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