吊带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吊带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旅游老三难何日能解

发布时间:2020-07-13 12:39:26 阅读: 来源:吊带厂家

5月2日,五一假期的第二天,青岛旅游进入高峰,前海一线人流如织,栈桥变成“人桥”,14家景区接待游客数量预计将达到30万人次。中新社发 徐崇德 摄

“客栈平时150,节假日680”“人山人海煞风景,到此一游是合影”“一放假,全国人民都堵在了高速上”……近几年来,景区涨价、节日拥堵和休假扎堆,是困扰着中国游客的“老三难”。

五一小长假,各大景区依旧火爆,也让旅游“老三难”再次暴露于公众视野中。记者调查发现,这几大难题环环相扣,亟待通过政策规范、景区管理等多方合力破题。

太贵:吃、住、行都“逢节必涨”

“临江房680元一晚,小长假前几天就订满了。”凤凰古城一家客栈的老板告诉记者,往常临江房的价格在150元左右。而位于凤凰县的某五星级酒店,标准间平时每晚300多元,4月30日晚对外标价已涨到800多元。

“之前接到游客投诉,为什么平时500多元的酒店长假涨至近900元。”九华山风景区管委会宣传科章寅虎说,与五一小长假相比,十一黄金周的价格涨幅更大,住宿涨幅在50%左右。“有的民宿、农家乐,住宿价格甚至翻番涨。”

“短途交通涨幅在30%左右,机票涨得更高。”安徽新天地旅行社总经理岳青松告诉记者,以合肥到海南为例,日常航空公司给旅行社的机票折扣在4折左右,小长假期间只能给到8折,这样往返仅机票就比平时贵1392元。

记者在湖南、湖北、安徽等多个景区走访发现,“逢节必涨”是各大景区的普遍现象,酒店价格翻番甚至更多,餐饮配备两套菜单,节假日用“高价”版,交通涨价更是立竿见影。

“涨价是一种市场现象,并不是完全不可以,旅游高峰期涨价也很普遍。关键在于不能漫天要价,不能疯涨,要有一个‘天花板’”。武汉大学旅游发展与营销研究中心主任熊元斌认为,景区价格在有“市场的手”进行调节的同时,还需要“政策的手”加以规范,例如设置涨价比例上限。

“按照国家政策,景区很多方面价格都是放开的,但张家界制定了一个最高限价。”张家界旅游局局长丁云勇告诉举例,最高限价是在酒店平日挂牌价的基础上,制定一个具体的涨价比例,“比如挂牌价800多元的酒店,涨价不能超过百分之几十。”

熊元斌、丁云勇等人指出,从市场的角度来说,节假日景区“吃、住、行”涨价与供需关系失衡有非常密切的联系。“供给成本上扬是一个因素,更重要的原因是需求量短时间内暴增。”

太挤:景区处处“爆棚” 高速条条“拥堵”

供需关系失衡,简单来说,就是节假日景区“爆棚”了。

“鼓浪屿要被踩沉,泰山堵得人发疯。”“北京动物园,99.99%的动物都是人。”“西湖断桥,只见人头不见桥头”……景区究竟挤到了什么程度?从游客们的种种“吐槽”中可见一斑。

官方统计数据显示,小长假第一天,安徽黄山接待游客2.0854万人次,同比增长79.3%;天柱山景区接待游客6.6万人次,同比增长184.5%;张家界武陵源景区一次性进山人数达到19494人,同比增长64.6%……

1日晚,国家旅游局网站发布消息,北、上、广等地主要出城道路出现严重拥堵,高速堵车长龙达数十公里;全国铁路1日旅客发送量破千万人;2日,公安部交管局数据显示,山西五台山、安徽九华山、四川九寨沟等景区道路交通流量增长200%以上……

事实上,为了引导、控制客流,不少景区已推出相应政策。“我们会通过网站、广播、手机短信和景区大显示屏,告诉游客哪个地方现在比较拥挤、哪个景区还有承载空间。”丁云勇说,信息公开是引导游客分流、避免发生拥堵很好的方法,此外还可限流售票。

不少景区都开始设定游客数量的最大承载值。安徽黄山施行每日最大承载量限定制度;武汉旅游业率先出炉了全国首个旅游环境承载量标准规范,规定景区游客量一旦接近最大承载量,景区和旅游部门要采取分流、疏导……

景区客流管控可以治标,但如何治本?“根本还是在于落实带薪休假的老问题。”安徽省旅游局安全假日办主任梁晓莹认为,要缓解景区爆棚现象,平衡供需矛盾,关键在于要改变“集中出行”的现象。

扎堆:错时休假待探索 带薪休假未落实

“集中出行”最重要的推动力,自然是“休假扎堆”。

丁云勇、梁晓莹等业内人士指出,没有真正实现“错时休假”,没有将带薪休假制度落到实处,是中国旅游目前面临“老三难”的根本原因。

安徽省淮南市市民杨玲是一名旅游爱好者,但刚刚入职一年的她被领导以“任务重,年轻同志多努力”驳回了休年假的申请。杨玲说,她和她的同事带薪休假普遍难以保证。

安徽师范大学历史与社会学院副教授陈爱如认为,正是由于带薪休假有名无实,国家法定节假日才会成为大量国民外出游玩的最后一根“救命稻草”,全民出游的拥堵局面由此而来。

“最明显的是公务员、国企员工等群体,现在基本是按照国家法定的休假制度来旅游出行,给旅游市场造成一定压力。”丁云勇建议,应该要设立相关制度,让民众有根据自身情况选择休假的时间和空间,让带薪休假的权利得到法律保障。

熊元斌分析说,当务之急不仅要用带新休假制度强化保障市民出游的权利,还要尝试建立错时休假制度,让国民分流实现出游需求,“不能十三亿人都用一套休假办法。”(记者 袁汝婷 张紫赟 喻珮)

扩展阅读

旅游陷阱因何不绝?

每逢节假日,一些价格低廉的“跟团游”宣传便频频活跃于网络广告。业内人士爆料,所谓的“低价跟团”并不是旅行社“亏本大甩卖”,实际暗藏玄机,游客稍不留意就有可能掉入陷阱。旅游“陷阱”缘何不绝?专家分析认为,缺乏针对旅游市场乱象的具体规定和操作,旅游法规中“高阶位”法规少。

“低价跟团”让人觉得太“坑爹”

南宁市民李平平去年就遭遇过一次跟团的“坑爹”经历。“我当时是跟团去云南丽江,旅行社当时给我说得很好,价格听起来很划算,还说要是自己去的话一些地方要买门票。”李平平说。

据她介绍,去了之后非常失望,旅行社拉着到处跑,说好了的景点一晃而过,然后就是带着去购物,买各种土特产,要是不买的话,导游就给脸色看,感觉像游客们欠债一样。李平平说,以后出去旅游再也不会报这种听起来挺划算的“跟团”。

李平平的这种经历并不少见,互联网上就有不少网友吐槽自己的“坑爹”经历。有网友吐槽“泰国跟团游”:跟团就是找虐,看到的就是一个搬到泰国的中国,而不是真正的泰国。还有网友说,跟团游的人在合同中往往会发现准X星级酒店的字样,其实在酒店标准中根本不存在准星级,而旅行社所出示的未挂牌X星级酒店更是一种骗人的方式。

五一节放假,一些旅行社低廉的报价让人生疑。某旅行社推出了“魅力阳朔浪漫三天游单跟车218元/人”,乍看让人心动。这家旅行社的工作人员向记者提供了详细内容,包括行程安排和服务标准。假日期间,旅游市场将迎来旺季,按照常理,游客的大幅增加将使市场价格飙升,然而按照一些旅行社提供的价格来看,旅行社似乎是“亏本买卖”。

揭秘“低价跟团”四大陷阱

谢晓红(化名)曾长期做导游,她向记者透露,针对一些单位、团体选择报团出游的情况,旅行社一般都会推出“套餐”,表面上看游客能够捡便宜,而实际上却有可能掉入陷阱。针对“低价跟团”的陷阱,谢晓红作了分析揭秘。

一是购物消费。地接社(游客到景点后负责接待的旅行社)导游并不是全身心带领游客游览,而是打着带领大家购买土特产的幌子,让游客购物。商店老板按人头给导游付费,资费按照“4+4+2模式”处理,地接社导游和司机各得四成,组团社导游得两成。

二是加点消费。地接社在行程单上增加一些名义上是“赠送”或“优惠”的景点,带着游客去游览,这不仅占用了行程单安排的时间,还将门票高价卖给游客,其中的差价一般依然按照“4+4+2模式”处理。

三是隐形消费。“但凡旅游景点以求神拜佛、募捐款项修缮伟人故居或成立展览馆等名义,让游客掏钱的,多半有问题,还有一些民俗风情浓厚的景点,组织的活动多是陷阱,他们通过各种各样的方式让游客隐形消费。”谢晓红说。

四是模糊消费。在旅行社合同中,组团社采取类似“准三星酒店”“未挂牌三星酒店”“相当于国内标准三星”等贴标签的方式模糊游客,实际住宿的酒店跟三星酒店存在很大差距。

“旅游陷阱”因何不绝?

近年来,国家相关部门针对旅游市场乱象出台了一系列条例、法规和文件。2009年国务院通过并实施了《旅行社条例》,2011年国家旅游局出台了《关于加强监督管理规范旅游市场秩序的工作意见》。即便如此,违规行为依然屡禁不绝。

中国消费者协会提醒消费者,近年来旅游乱象层出不穷,一些打着超低价游、购物旅游旗号的旅游团最终让旅游消费者蒙受经济损失,少数“黑景点”“黑导游”等甚至危及旅游消费者的人身安全。

广西社会科学院社会学研究所副所长罗国安分析指出,违规行为仍然不时发生的原因之一是相关法规、政策的概括性指令太多,缺乏针对旅游市场乱象的具体规定和操作。“大方向的规定是明确的,然而针对旅游市场某些具体的现象,国家政策有时难于有的放矢,让一些旅行社钻空子。”罗国安说。

律师张怀友认为,从立法层面来看,旅游法规中“高阶位”法规少,更多的是一些部门规章,大多保护从业人员,因此这就需要一些“少原则、多具体”的法律法规。

受访人士表示,“信息不对称”也是不少游客跌入“陷阱”的原因。旅游局等相关部门应及时捕捉旅游市场信息,通过网络等便捷和快速的方式告知公众,起到提醒和警示作用。中消协还提醒,旅游广告要认清,旅行签约要谨慎,旅游保险要备好,退票改签要问清,健康安全要保护。(记者 汪军)

吴忠职业装制作

反光服

娄底制作工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