吊带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吊带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美国在埃及骑墙陷尴尬

发布时间:2020-07-13 11:59:20 阅读: 来源:吊带厂家

徐鹏飞绘

7月15日,美国副国务卿伯恩斯来到开罗,拜会埃及临时政府领导人。这是埃及前总统穆尔西被军方废黜后,美埃之间首次高层接触。

据美国官方宣布,伯恩斯此访主要是表示“美国对埃及人民的重视和关心”。在短暂的两天行程中,伯恩斯还与埃及各党派、民间和商界领袖会面。美方称,伯恩斯“带来了美国对埃及的关切”,美国将“帮助埃及早日结束暴力革命,让埃及人民通过选举建立起民主政府”。

在“普世价值观”与现实利益之间,美国选择了后者

美国智库传统基金会副总裁吉姆•赫尔姆斯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伯恩斯此行是为埃及军方和过渡政府“量体温”,美国之前犯了错,现在弄清楚埃及下一步将如何发展,对美至关重要。目前,奥巴马正面临压力,考虑是否要切断对埃援助。这可能会促使埃及过渡政府尽快采取行动制定宪法,举行民选。

埃及人不会忘记,两年半前“倒穆”运动如火如荼之时,频繁出入美国驻埃及大使馆的,是被打压了80余年的穆斯林兄弟会(穆兄会)领导人。穆巴拉克倒台后,穆兄会“咸鱼翻身”,一跃成为左右埃及走向的党派。2012年6月,有着深刻穆兄会背景的穆尔西当上埃及首位民选总统,奥巴马第一时间发来贺电,并盛邀其9月访美。穆尔西就职仅半个月,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便到访埃及,并带来一份丰厚的“礼单”。据媒体披露,曾在美国留学多年的穆尔西,大选胜出离不开美国的暗中支持。

埃及是美国在中东地区的重要盟友,同时也是仅次于以色列的美国外援第二大受援国。长期以来,对美国而言,埃及的价值不仅在于确保以色列的生存和安全、确保苏伊士运河通航,而且还是其在中东和阿拉伯国家的“杠杆”,是实施其中东政策的重要支柱。穆巴拉克之后,美国希望埃及继续成为稳固而坚定的合作伙伴。

代表宗教力量执政的穆尔西,在内政上排除异己,加快推进埃及社会伊斯兰化;对外则奉行“平衡外交”,试图“摆脱对美国的依赖”,引起美国警觉。特别是亵渎先知的电影从美国传出后,美国驻埃及使馆遭到穆斯林民众冲击,奥巴马指责穆尔西保护不力,称“埃及并不是盟友,也不是敌人”,激起埃及强烈不满。去年9月,穆尔西赴纽约出席联合国大会,与在大会上讲话的奥巴马“擦肩而过”。两个多月前奥巴马发出的邀请,却变成了挫伤埃及人尊严的“空头支票”。

尽管穆尔西的行事方式与“美国推销的民主不同”,但毕竟他的上台是“民主的胜利”。令美国没想到的是,穆尔西只当了一年零三天的总统,就被埃及军方以未能控制局面为由解除职务。

埃及动荡持续和政权再次更迭,给美国出了一道大难题。一直以来,美国和一些西方国家乐见一些发展中国家出现以“民主”为旗号的反政府示威活动,并希望它们按照西方的“民主价值观”改朝换代。可是,当民选的埃及总统穆尔西因施政失误引发“民主”抗议,继而沦为“阶下囚”时,美国的反应不仅拖沓、矜持,而且模棱两可、含混不清。美国对埃及“二次革命”欲言又止的种种表态,足以说明它的尴尬,同时也再次暴露了它的“民主普世价值观”的虚伪性。因为,当“普世价值观”与现实利益发生冲突时,美国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后者。

美驻埃大使成穆尔西的支持与反对者泄恨对象

不妨简略回顾一下10多天来美埃关系中某些耐人寻味的迹象。

7月3日,在穆尔西遭解职的当天,美国总统奥巴马发表声明说,尽管美国认为埃及未来最终只能由埃及人民决定,但他仍对埃及军方宣布解除穆尔西职务并中止现行宪法“深感担忧”。奥巴马的声明传到埃及,穆尔西的反对者十分恼火,他们在游行示威中,将奥巴马的头像和美国国旗画上巨大的“红叉”标记,并喊出了“打倒美国”的口号。

随着军方对埃及局势控制力的加强,美国的立场相应做了调整。7月8日,埃及军队在共和国卫队俱乐部门前与穆尔西支持者发生暴力冲突,造成至少50多人死亡、430多人受伤。对这一事件,美国却没有予以谴责或怪罪埃及军方。白宫发言人杰伊•卡尼当天说,美方目前没有把埃及军方解除总统穆尔西职务之举视作一场政变,且立即改变对埃及援助项目并不符合美国最大利益。

塞西和埃及军方欢迎美国的上述表态,认为这是对埃及军方的支持。正由于奥巴马政府未把穆尔西遭解职视为政变,使得美国能够继续向埃及这个阿拉伯世界人口最多的国家提供大约每年15亿美元的援助。7月10日,美国宣布按原计划向埃及交付4架F—16战机。

7月12日,美国国务院发言人珍•普萨基在新闻发布会上附和德国的立场,要求埃及当局释放遭软禁的穆尔西,以利于在埃及建立“包容和可持续的民主”。普萨基说,美国承认穆尔西通过民主选举当选总统,但选举并不代表一切。

7月13日,埃及检察部门发表声明,宣布对穆尔西涉及间谍行为、煽动暴力和造成国家经济崩溃进行刑事调查。针对埃及检察部门的行动,国务院发言人珍•普萨基说,对穆尔西的调查应该严格遵守法律程序,尊重法规,避免“政治化”的逮捕与调查。

美国口口声声说不偏向埃及具体的个人或政党,但据卡塔尔半岛电视台报道,在穆尔西被赶下台前,美国同反对他的埃及“救国阵线”联系密切,并向该组织提供了巨额资助。而当穆尔西真的被革职后,美国又做足表面文章以维护他的“合法权益”。

最近,埃及一些报纸揭露出美国干涉埃及内政的不少事例,美国驻埃及大使安妮•帕特森的表现尤其令人瞩目。当埃及军队同穆尔西支持者发生流血冲突时,帕特森找到保守的伊斯兰宗教派别萨拉菲派,要求它千方百计阻止埃及新政府的组建,阻止削弱穆兄会地位的宪法声明出台。此外,帕特森还要求塞西同穆兄会谈判,并表示她愿居间调停,遭到塞西严辞拒绝。塞西严正警告帕特森不要插手埃及内政,说“你只是一个大使,不管是你,还是你的国家,都无权干涉埃及事务”。今年63岁、2011年开始担任美国驻埃及大使的帕特森,如今“两面不讨好”,成了反对和支持穆尔西的人发泄怨恨的对象。曾与帕特森共过事的前国务院官员瓦利•纳赛尔说,“她之所以受到攻击,是因为她代表着美国的形象”。

两年来美国一直以推动民主为借口干涉埃及事务

赫尔姆斯对本报记者一针见血地指出,奥巴马在对埃政策上犯了两个错误。一是将美国对穆斯林兄弟会的支持视为对伊斯兰世界的尊重,但穆尔西在埃及民众眼中却是一个独裁者的形象。二是将“民主”与“民选”完全画上了等号。穆尔西虽是民选总统,却行事独断。美国对穆尔西政府的做法采取了忽略态度,招致反对穆尔西伊斯兰教派政府人士的不满。

美国的“骑墙政策”同两年半前穆巴拉克下台、一年前穆兄会上台时所采取的政策如出一辙。艾因•夏姆斯大学教授曼苏尔•瓦哈特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说,美国关心的只是自己和以色列的利益,穆兄会在过去的一年中维护了这些利益,因此美国主观上没有要穆尔西下台的迫切想法。

事实上,美国正在试图以“援助”为杠杆,来左右埃及局势的变化。埃及目前是美国对外援助金额最大的5个受益国之一。美国国会研究数据显示,奥巴马政府在2014财年提出向埃及提供总价值为15.5亿美元的援助,其中包括13亿美元的军事援助和2.5亿美元的经济援助。根据美国《2012年度综合拨款法案》,一旦美国政府认定埃及发生政变,将中止对埃的援助。但迄今为止,白宫和国务院一直拒绝以“政变”一词形容穆尔西遭罢黜。

据悉,美国国会最快将于本周开始表决一项对埃援助法案。根据这项法案,即使奥巴马政府判定穆尔西遭罢黜是政变,美国仍可继续对埃提供援助。

埃及《消息报》网站有评论指出,两年来美国一直以推动民主为借口干涉埃及事务。无论是穆巴拉克下台还是穆尔西被推翻,美国都在利用其强大的经济、军事和政治实力对埃及施加影响。

埃及《第七日报》刊文指出,由于美国和埃及军方历来交往密切,所以埃及军方先后两次介入政治,都与美国的默许有很大关系。文章称,在现阶段,埃及军队仍是埃及政治过渡进程的决定者,美国对埃及军方的影响直接反映在埃及内部事务上,这对埃及人民来说绝非善事。

(驻埃及记者 刘水明 张梦旭 刘睿 驻美国记者 李博雅)

埃及动荡记录

2013年6月26日:穆尔西发表执政一周年全国电视讲话,反对派为6月30日举行大游行造势。

——双方针锋相对,准备最后决战

6月30日:数百万反对穆尔西的民众在全国各地举行声势浩大的示威游行。同时,穆尔西的支持者也在不同地区举行大规模游行声援。

——国家陷入无序,局势随时失控

7月1日:国防部长塞西发表讲话,为解决当前危机设置48小时期限。

——军方“最后通牒”,总统大势已去

7月2日:穆尔西总统深夜发表讲话,强调身为民选总统的“宪法赋予的合法性不可替代”,要求军方撤销“最后通牒”。

——试图再做抗争,自辩于事无补

7月3日:塞西发表全国电视讲话,宣布埃及未来发展路线图。

——军队再次干政,过渡措施出台

7月4日:最高宪法法院院长曼苏尔宣誓就任临时总统。

——临危受命掌权,顺利施政不易

7月8日:外界猜测,穆尔西被军方软禁在开罗东部纳赛尔城的共和国卫队俱乐部内。凌晨3时左右,穆尔西支持者与守卫在此的埃及军警发生严重暴力冲突。当晚,临时总统曼苏尔发布过渡时期宪法声明。

——强力打压挑衅,过渡进程起步

7月9日:曼苏尔任命反对派联盟“全国拯救阵线”领导人之一巴拉迪为临时副总统,任命前副总理兼财长哈齐姆•贝卜拉维为临时政府总理。

——尽快组成内阁,全力恢复秩序

7月10日:埃及总检察院下令逮捕穆兄会政治指导局(最高决策机构)领导成员巴迪亚、阿尔贝尼和哈贾齐等人。

——军方铁腕维稳,出击毫不手软

7月16日:埃及过渡政府33名部长向曼苏尔宣誓就职,新内阁成员中未包含伊斯兰党派人员。

——内阁班子上任,不见宗教色彩

(记者 刘 睿整理)

孝感西装订做

新余定制西服

拉萨工作服设计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