吊带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吊带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三大打车软件取消加价功能

发布时间:2020-02-10 13:41:26 阅读: 来源:吊带厂家

为抢占广州市场份额,嘀嘀、快的和大黄蜂三大打车软件公司纷纷打出“糖衣炮弹”,对出租车司机和乘客列重点发展对象,奖话费、送礼物“拉人”。仅粗略统计,3家公司八九月份就在广州“烧钱”数千万元,今年的花费计将上亿。

昨日,嘀嘀、快的和大黄蜂三大打车软件高调宣布,他们从10月份在广州取消“加价”功能,软件正式默认为零小费。广州市交委相关人员则称,目前,广州的出租车管理条例明确规定出租车司机不得在里程运费之外向乘客加价收取任何费用。因此,即使是乘客电召的士上门服务,出租车司机也是不能收取任何服务费的。

在这种情况下,智能手机打车软件也不能例外。业内人士指出,手机打车软件由于正处在起步探索阶段,市场化运作或将有助于其取得更大的发挥空间。

■现状

广州地区已取消“加价”功能

在“嘀嘀打车”取消“加价”功能之后,记者昨日测试发现“快的打车”和“大黄蜂”打车软件也取消了该功能。

在打车软件取消“加价”功能后,“嘀嘀打车”软件10月以来司机使用该软件接单成交率下降了10%。

“打车软件”并非是国内首创,而是近年在国外获得了高速发展后传入。在我国,“打车软件”兴起时间较短,目前主要在北京、上海、广州等一线城市广泛使用。据数据统计,目前安卓和苹果手机应用平台上应用商店中的打车类软件客户端总下载量已超百万次。正当人们享受技术带来的便利之时,打车软件所造成的不公平等诸多问题也接踵而来。

最引人注目的,就是其中的“加价”功能。乘客可以选择外加5元、10元、20元不等的“小费”来吸引司机,以便更快打到车。这一现象近期受到广泛关注,本报近期也接到不少市民关于有司机在高峰时段利用打车软件进行恶意加价的投诉。

南方日报记者从广州市交委获悉,为了避免恶意加价现象的发生,广州市交委上月底约谈几家主要打车软件公司的负责人,以口头的形式要求其取消打车软件的加价功能。

昨日,“嘀嘀打车”软件高调宣布,10月份已经在广州地区正式取消了“加价”功能。南方日报记者采访了“嘀嘀打车”华南区负责人陈志伟经理,陈志伟表示,此番取消“加价”功能的举措,除了广州市交委的要求,也是出于公司希望该软件能够健康长远发展而做出的决定。

陈志伟表示,打车软件提高了信息匹配效率,帮助人们更快联系上出租车,帮助司机更高效工作。嘀嘀打车在广州覆盖了12000名出租车司机,85%订单是非加价订单,取消加价对平台影响不大。

据悉,目前全国范围内该类软件只有在广州取消了“加价”功能。“我们的软件下载具有定位功能,在广州下载的‘嘀嘀打车’现在已经没有了‘加价’的功能。”陈志伟说。

“起初,我们在软件设计时存在一些考虑上的不足,现在我们希望能够及时对此进行调整。”陈志伟称。在“嘀嘀打车”取消“加价”功能之后,记者昨日测试发现“快的打车”和“大黄蜂”打车软件也取消了该功能。

在打车软件取消“加价”功能后,“嘀嘀打车”软件10月以来司机使用该软件接单成交率下降了10%。对于司机使用量下降的现状,陈志伟称:“阵痛肯定是有的,但我们更希望软件能越来越规范化。”

据了解,过去司机使用打车类软件,除了能够获得乘客方面提供的额外费用外,软件公司也会给接单成功的司机进行奖励,每单可获10元至几十元不等的收入。出租车司机杨师傅告诉记者,其实在返利中也存在“猫腻”。“有些司机相互下单接单,为了骗取软件公司的回扣。原本是为了鼓励大家使用软件方便打车,却成为少数人恶意攫取不当利益的工具。”

陈经理表示,在取消软件中乘客的“加价”功能后,同时也取消了给司机的返利,目的是“让打车软件变得更加纯粹”。

昨日,广州市交委相关人员则介绍,北京、上海等城市在国内率先将智能手机打车软件进行“转正”,并允许它们向打车乘客加价收取一定标准的服务费,是因为在当地,乘客通过官方其他的电召的士系统预约用车,出租车司机也是要向他们加价收取一定的服务费的。交管部门只不过是将智能手机打车软件这种新的电召的士服务渠道进行甄别规范后,对它们给予一视同仁的收费待遇。

■焦点

“禁问目的地”与打车软件有冲突?

对于司机而言,使用打车软件的乘客告知了目的地,也就可以有选择地带一些“顺路”乘客,降低空驶率。一旦打车软件被叫停,司机们可能会重新选择空驶,这样并不能让更多乘客打到车。

昨日,南方日报记者从某打车软件相关负责人处获悉,根据国家最新发布的《出租车运营服务规范》,乘客上车前,的哥不得有询问乘客目的地等挑客行为。但广州目前流行的嘀嘀、快的和大黄蜂三大打车软件,其中最重要的功能就是在软件中告知要去的目的地,然后司机看到合适的以后,就马上抢单应召。

这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负责人称,目前广州很多出租车司机都装有打车软件,他们确实存在挑活的情况,比如愿意跑长途,乐意接不堵车或者顺风车的乘客,相比乘客,司机拥有更大的主动权。

有出租车司机表示,乘客在拦车时,有时候会遇到的士司机打着“空车灯”,但车在快速道上高速开过并不停车,这种情况是不会被认定为司机拒载,因为的士司机并没有停下来询问乘客要去哪里然后拒载。因此对于司机而言,使用打车软件的乘客告知了目的地,也就可以有选择地带一些“顺路”乘客,降低空驶率。一旦打车软件被叫停,司机们可能会重新选择空驶,这样并不能让更多乘客打到车。

广州市交委相关人员则介绍,手机打车软件是新生事物,市交委也正在会同物价部门对此进行研究,但是对于违反现行收费规定的加价预约等行为是不予认可的。

交委表态称,在召车时告知目的地,让司机有更高的应答积极性,召车的成功率也更高。不过可以明确一点,在乘客拦停车辆后,严禁司机询问乘客目的地,交委提醒乘客直接上车即可,不要多问司机去不去某处。目前广州在处理拒载投诉时发现,很多时候是乘客在上车前主动问司机某个地方“去不去”,遭到拒绝后引发投诉。

广州市社会科学院城市科学研究会副会长谈锦钊则表示,打车软件也存在一些问题,首先,打车软件技术还不是太成熟,他建议要将电子化服务和人工服务结合起来,比如在打车不方便的近郊地区,反而要多投放这类软件,通过人工调配缓解打车难的问题;另外对加价这个项目,他个人不建议使用,毕竟这会造成因信息不对称而导致的使用出租车服务的不平等,一般情况下不宜加价。

■趋势

多家打车软件借力讯鸟云呼叫中心

有出租车司机反应,打车软件给他们带来更多生意,但被乘客爽约的事情也经常发生。有的打车软件服务态度不是太好,他们多番联系以后,都是百般推脱。

昨日,南方日报记者从嘀嘀打车、摇摇招车、易达出行、AA用车等多家打车软件获悉,这些打车软件都选择了讯鸟软件的云呼叫中心作为服务利器,意图在残酷的市场竞争中杀出重围。

云呼叫中心相关负责人称,他们提供了强大的技术支持,增强使用打车软件顾客的舒适感,比如,有的顾客下载了打车软件不会用,云呼叫中心就能够提供服务,只要顾客打通电话,就有专人给顾客提供咨询服务。无论是广东人还是外地人,只要使用打车软件时有任何问题,拨打服务电话听到的是熟悉的当地语言。顾客有急事儿要出门时,正赶上网络信号不好,打车软件登录不上,只需拨打服务电话,客服人员就会帮帮约车。作为的士司机,被约车的客户放鸽子了,打个电话给打车软件公司投诉,有录音凭证很快就能获得赔偿……

大多数出租车司机称,他们相对看中打车软件的话费补贴和相关奖励。比如,打车难的时候,一般都是上下班高峰期,去到哪里都是堵车,对于出租车司机来说,去到拥堵的地方拉客,绝对会亏本。如果没有相关的补贴和奖励,出租车司机又用电话反复跟乘客沟通地址,如果遇到不熟悉路的,可能要走很长的冤枉路。同时,高峰期打车的乘客到处都是,他们根本就不需要打车软件。

也有部分出租车司机认为,他们也对软件商的服务颇为看重。有出租车司机反映,打车软件给他们带来更多生意,但被乘客爽约的事情也经常发生。有的打车软件服务态度不是太好,他们多番联系以后,都是百般推脱,但是有的打车软件态度就很好,他们成立了专业的呼叫中心,投诉次数、录音都有据可查,软件商核实之后会给他们一定的补偿,他们认为这种软件公司最终将胜出。

业内人士:

市场化运作或为出路

的士电召系统的低效以及信息的不对称,也给手机打车软件创造了“可乘之机”。相比之下,市民觉得打车软件相对“更靠谱”。

白云、广骏、交通这三家全市最大的出租车公司相关负责人介绍,使用“打车软件”接受订单是属于出租车司机的个人行为,并没有获得公司的许可,也没有被纳入交通管理部门的监管之中。经由他们公司的电召服务热线电话或者交委96900系统派出去承担预约用车服务的的士,每一辆车的应召营运都要经过公司调度中心平台的统一调度指挥,营运服务都是纳入监管的。且均不加价。至于“打车软件”的小费,是属于自愿行为,目前公司均未对司机使用打车软件的行为进行干涉。

白云集团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他们没有对此进行统一管理,所以并不知道具体有多少司机在使用该类软件。为了避免不必要的争端,他们公司建议司机最好不要使用此类软件。

关于打车方式的便利化,全国各地都在进行着尝试。早期各地交委纷纷推出了电召平台,广州市交委在2003年初推出了统一的士电召号码96900,但因其效率低屡遭市民投诉。广州市民王小姐向媒体表示,自己曾经通过96900电召了两次,但没有一次成功。对方甚至回复称:“半个钟后回复,如果没有请自己想办法。”说起电召,很多市民难掩失望之情。

的士电召系统的低效以及信息的不对称,也给手机打车软件创造了“可乘之机”。相比之下,市民觉得打车软件相对“更靠谱”。随着这些软件逐步得到市民的肯定,打车软件公司也在不断加强与交通部门的合作,以寻求更大的发展空间。

据了解,在北京,打车软件已经和当地交委的电话召车系统进行对接,乘客无论使用打车软件还是使用电召服务,都会将用车信息发布到同一平台,然后再发至司机手机软件客户端。而“嘀嘀打车”软件在重庆已和当地政府建立合作关系,打车软件与重庆全市出租车的GPS定位相关联,以提高乘客用车的效率。

今年7月,上海市交通港口局出台新规定,要求第三方运营商提供出租车预约服务,应与出租车企业或调度中心合作。

同时,禁止出租车驾驶员使用具有价外加价,显示乘客目的地、乘客信息等功能的技术产品承接预约服务。但到目前为止,这项新规尚未落实,打车软件仍在继续正常运营。为了应对同行竞争,“大黄蜂”打车软件负责人表示,将尝试推出VIP增值服务。

关于软件如何盈利的问题,三家主要的打车软件公司都表示目前尚未取得盈利。嘀嘀打车软件的负责人称,实现盈利“现在还不是时候”。

中山筹划税务网

广州注册公司注销

注册公司营业执照

中山代理记账公司会计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