吊带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吊带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这几年我们班的一群疯子15[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3 17:01:58 阅读: 来源:吊带厂家

很快,新学期的生活就步入正轨了,对于这一切的一切我感觉既陌生又熟悉。陌生,因为很长时间都没有到校上课了;熟悉,毕竟我也在这里生活过那么一段时间。可又觉得挺可怕的,因为胡超好像有点儿针对我的意思,让我把对他的歉意慢慢转变成了厌恶……

那天,天气格外的冷,在学校里举行了开学典礼,本来,我和陈琳曹妈在一起坐得好好的,可是前面的位置上偏偏缺了一个人。于是孙老师就让我往上补一排,我也不好说什么,于是就乖乖地听了她的话,往前坐了一排。当我往前上了一排后才发现,我身边坐的是涂伟,前面坐的是胡超。我顿时傻眼了,怎么做了个这么“好”的位置啊。怎么什么“好事”都让我给站上了?

当我坐在那个位置上的时候,就听见涂伟在笑。我特别奇怪,疑惑地看了他一眼,心想:“有什么好笑的?”

于是,我们就这样坐着,特别无聊地坐着,很长时间,都没有人说一句话。坦白一下,其实我是个挺外向的人,慢慢的也发觉自己好像有那么一点儿的搞笑气质,所以平时也挺爱说话的,现在一句话都说不上,憋在我心里还挺难受的,可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给谁说?

那学期,也就是初一的第一个学期,我居然什么奖都没获得,心里其实也是有种怪怪的感觉,说不出来,难以言喻,恐怕这种感觉没有多少人知道。

当宣布每个班多少人获奖的时候,我很做作的装作无所谓一样,把头深深的底下去了,心里的那种失落,真的是无法言说。其实也觉得挺冤枉的,我平时对待班里的每一个同学都特别的真心,每当我值周的时候,他们好像都不怕我一样,教室里吵得不得了,我每次都不会及他们任何一个人的名字,因为我觉得人会有自知之明,当众让别人难堪是最不好的……难道真的是我做的不好吗?

胡超像是嘲笑我一般,转过身来问我:“哎呦。你怎么一个奖都没有啊?”

“没得就没得嘛。那又怎么了?”我虽然嘴上无所谓地说,心里别提有多气了,我恨不得一巴掌给他扇过去。

这时涂伟说话了:“人家没得又怎么了?你还不是一样。”

胡超一下子说不出话来了。时不时的往后转看着我,真想不明白我有什么好看的。不过,对涂伟我还是挺感激的。因为胡超时不时就向后转,我刻意的把头底下,无视他。我猜涂伟一定以为我快睡着了,所以就像我原来踢他那样来提醒我,不过,他没有踢我,而是用胳膊肘子碰我。不过,我一直没有理他……

正式上学以后的每天早上,我还是会一样的到教导处交前一天上课记录和作业记录的单子;每天早上,我还是会拿着那本几作业的本子到班主任办公室向孙老师汇报当天的作业情况。

那天,我又一次背着书包到校了。因为种种原因,美术作业忘了带来,明明记得美术作业是中午才交的,怎么会早上一来就收呢?

王磊是美术课代表,又坐在我前面,于是我问他:“王磊,美术作业不是中午才交的吗?”

王磊很无辜的说道:“我也不知道,反正孙老师让收呢。我也没办法。”

我心想:“算了,还不如坦白说呢。毕竟俗话说得好——‘坦白从宽,抗拒从严’。”于是我很淡定的说道:“那你把我名字先记上吧,我忘带了。”

虽说王磊平时跟我们关系不错,但遇到这种情况不能为难人家,他要是不计我的名字的话,一旦查出来他肯定会被孙老师批评,况且我也逃不了干系。

最后,孙老师看了王磊统计的作业单后,问我:“你怎么没交呢?”

我从容的答道:“我忘带了。”

之后,孙老师点点头。对全班说:“没交美术作业的人站起来。”

我也很自觉的起立了。

胡超坐在靠后排,我的座位位于中间,就听见他在后面起哄:“哎呦。学习委员都没做作业啊。耿可心都拖欠作业呢!”

当时我真的气得够呛,要不是那时在学校里,我想胡超一定会死得很惨。依旧,胡超还在起哄,我本不想说他什么,因为毕竟我挺亏欠他的。现在,我不那么想了,忍无可忍就无需再忍,我没欺骗他的感情就是给足他面子了,我也不觉得亏欠,要是一直耍他,那才是亏欠。

我气极了,不管三七二十一,转过去就冲他骂道:“我TMD没做作业关你P事。”我记得,我很少骂人,一般情况下我不会让一个人没面子的。当时,我的声音还挺大的,后面的人都看着他,我看他也挺丢人的,就没在骂他什么,毕竟,我也有自己的形象,况且,这是学校,学校里都是净土,我也不想污染它……

胡超的脸上明显有点儿挂不住了,把头低了下去……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